所在位置:首页 > 修身齐家录

修身之“约”

发布日期:2018-01-26浏览次数:信息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字号:[ ]

  古之仁人志士,无不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作为自己毕生的追求和目标,无论安邦治国,还是进德立业,其前提和基础就是“修身”。

  修身所系大矣!凡立于天地之间,皆有此务。芸芸凡夫,虽处江湖之远,修身可减少过失、顺遂安平。有鲲鹏之志、经天纬地之才的才俊,处庙堂之高,慕圣贤之境界,法圣贤之高行,砥节励行,即便不能出将入相、大展宏图,亦可建德政于生前,立心碑于身后。

  清代名臣孙嘉淦为了做一个不负平生之志的好官,特为自己制定了一个《居官八约》以为镜鉴,并置之座右时时警醒自己:“事君笃而不显,与人共而不骄,势避其所争,功藏于无名,事止于能去,言删其无用,以守独避人,以清费廉取。”短短42个字,却概括了事君、共人、避争、藏功、止事、要言、守独、清廉等丰富的内容。

  为官之人,必然要面对上下左右、方方面面各种关系,而要经办的事情更是千头万绪。要想在众人的放大镜下完满不缺、毫发无损,不是一个简单的“难”字所能概括的。孙嘉淦却是其中的一个高手,他对上精诚可靠、鞠躬尽瘁、任劳任怨。他的谏论《三习一弊疏》即是经典一笔,后世评论说“只此一篇文章,足以让一个人青史留名,永垂不朽”。除此之外,他在查贪官、平冤狱、治府库、修河道等方面都有非常出色的表现。但他从不张扬炫耀,由于其意甚正,耿耿丹心被欣然嘉纳,历仕康、雍、乾三朝,皆受到赏识与重用。

  古人切己体察,一再谆谆告诫骄兵必败。其实何止在战场,人生的各个“场”上,只要犯了这个致命的“骄”字,也大多会以失败而黯然下场。曾国荃以全军十之六七染病的弱旅一举攻克为患清朝的太平天国的都城南京,可谓立下不世功勋,但就是这个“骄”字让他险些不能善终。孙嘉淦则恰恰相反,对任何同僚都谦恭至极,尽管他的官职一升再升,但身段却越来越低,尊重别人、和睦相处、精诚合作,始终使自己处于良好的工作环境中。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凡是利益之地,必然摩肩接踵。然而孙嘉淦不仅不去争夺有可能争到的蛋糕,即使自己有了功劳,完全可以按规则分到的那杯羹,也悄悄躲到一边去,就像春秋时期晋国那个介之推,有功不居,名利不受,以此为人,何人不亲?以此为官,何官不敬?

  做事要实事求是、务求实效,无论兴利还是除弊,要恰到好处,防止过犹不及。要达到这样的效果,就得对事情有充分的把握。只有搞清它的前因后果、来龙去脉、症结在哪儿、要害在何处,才能有效掌控其发展方向和进程,不拖泥带水,也不节外生枝。

  言为心声。人都是要说话的,哪怕就是聋哑人都要通过手语来表达。为官者不仅要说话,还要说得有水平,既生动形象,富于感染力,又符合逻辑,准确表达思想。因此,就要不断学习、不断思考,提升自己的内涵和素质,以避免词不达意、废话连篇,甚至是信口开河。

  吃吃喝喝、拉拉扯扯、团团伙伙,历来为一些人所热衷,今天你帮衬我,明天我帮衬你,形成一个小圈子,甚或滚雪球一样滚成一个大圈子,其本质就是结党营私,就是祸乱纲纪。因而,历代无不把“朋党”“帮派”这样的痼疾视如大忌,必须以猛药去疴。孙嘉淦为避免重蹈这样的覆辙,以“守独”来应之,以“慎独”来护之,以独善其身使自己如出水芙蓉、一尘不染。

  清廉历来是对为官者最美的赞语,而贪赃枉法则为百姓所切齿痛恨,即便千百年也洗刷不掉,不仅辱没祖先,也殃及后世抬不起头来,“人自宋后羞名桧,我到坟前愧姓秦”这副清代名联即是明证。不能清廉者有多种原因,生活奢侈、开销无度是一个重要原因。入不敷出怎么办?就要想歪主意,天长日久,结果可想而知。《红楼梦》中写贾府如何做茄子,其穷奢极欲、挥霍无度令人咋舌,贾家没有不败落的道理。《左传》曰:“侈,恶之大也。”孙嘉淦以“清费”对之,甘于过简单朴素的生活,因而“廉取”也自然在其中了。

  “约”大多是与人共同遵守的道义及行为规范,而孙嘉淦这个《居官八约》却是约束自身的。这个超人的智慧就在于,他等于给自己的人生安上一个制动,每遇险地适时刹车,以保护自己免于滑入追悔莫及的深渊。在警钟长鸣的提醒下,他坚守正道、勤勉任事、清廉节俭、谦逊平和、无欲无求,修身到如此地步,哪有不亨通顺遂的道理呢?(马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