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清风故事汇

并非虚惊

发布日期:2018-01-05信息来源:南京市鼓楼区纪委字号:[ ]

  钱局长一屁股坐在地上,电话从他的手中滑落。

  自己明明是坐在沙发转椅上接的电话,什么时候站起,什么时候握着电话转到桌子对面,什么时候头上冒汗,什么时候小腿颤抖,以至身子一软坐在了地上,他一点也想不起了。

  汗珠子不住地从每一个毛孔往外冒,他感到浑身虚脱,像医生说的低血糖,可他没这毛病。他除了有些发福,各项血样指标都在正常范围。他不仅身体棒气力足酒量大胃口好口才利落,还有一个好记性,尤其是记数字是他的看家本领。据说,他就是因一次向省领导汇报工作时,一口气把全省五年来土地占有、征用、使用、超用、虚报、隐瞒,以及违规整顿等等数据报得准确清楚,从而得到赏识走上领导岗位的。此刻,他感到脑袋一片空白,什么东西都想不起来。

  都是这倒霉的电话搞乱了他的脑子,让他思维中断,记性消失。

  电话是省纪委大案处贾处打来的,其实贾处在电话里只跟他说一句话:钱局长嘛,纪委领导请你下班后不要走,到你办室约谈个事儿。

  在机关里混,尤其是领导干部,最喜欢的是组织部约谈,最烦的是宣传部约谈,最怕的是纪委约谈。组织部约谈大都是约谈提拔的事,宣传部约谈大都是负面报道怎么办,纪委约谈的不是坦白就是从严,总之,是坏事,一个谈不好就进去了,你说怕不怕?

  钱局长坐在地上爬不起来,他努力回忆自己到底有什么事会被人告发,他从他当局长以前开始想起,得罪了哪个人?败露了哪件事……

  不知不觉到了下班,秘书见他坐在地上吓了一跳,赶紧把他扶到客厅沙发上,他让秘书给他倒了一杯了水,说自己犯低血糖了。秘书要帮他上医院,他挥挥手说没事,让秘书自己走人。

  喝了水,他脑子清醒了不少,一些事情也像电影一样开始回放起来。

  突然门敲响了。

  “钱局长在嘛?”贾处在敲门。

  “在、在、在……”钱局长声音极度颤抖,声音低得连自己好象都听不见。

  贾处推门跨进客厅,钱局长撑起身子晃晃地站起。他稳了稳身子,强笑着向前迈了半步,正准备与贾处握手,两腿一软又坐在了地上,豆大的汗珠唰地就从额头上往下滚。

  贾处赶紧上前扶他,却怎么也扶不起他。贾处急中生智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是谈你们王局的事。话音未落,钱局长的腿像安了弹簧似地“噌”地站了起来。他暴出笑脸轻松地走到纪委领导脸前,使劲握手连说:唉唉,我有责任啊,没想到这个王局,噢,这个人这么腐败。来来来,请坐请坐。刹那间,脸上的汗干了,腿有了劲,口若悬河,他恢复了往日的洒脱。

  约谈结束,纪委领导走了,王局也被带走了,钱局长又一屁股坐了地上。

  他脑子清晰了起来,他记起了许多人和许多事,包括那些烦琐而繁杂的各种数据,以及他跟王局的那些事。

  并非虚惊啊,他使尽全力才从地上爬了起来。(柯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