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清风故事汇

婚礼

发布日期:2018-01-09信息来源:崇川区纪委字号:[ ]

早晨,餐桌旁的村支书老林拿起手边的报纸,土豪嫁女的新闻报道占了头版大半内容。一旁的老婆方梅快速地扫过新闻,忍不住地边摇头边感叹:“真是有钱,排场盛大啊。”

村支书眉头微皱,没有做声。

“丫头的日子选好了,亲家定在了下个月的十六,请先生算了一卦,是个好日子。”

村支书一边听一边看着报纸,点点头,示意老婆继续说。

“女婿家是个大户人家,我们的嫁妆钱不能少,酒席摆多一些,你好歹也是个村支书,不能让丫头在他们家没地位受欺负!”

老林停下动作,眼神坚定:“我是村支书,要遵纪守规,丫头的婚事从简办理。倘若他们因为这些亏待丫头,那丫头不嫁也罢。”说着,倔强地放下报纸。

“你这说的什么话......”方梅急得站了起来。

吃着早饭的林笑笑见这架势,连忙劝道:“妈,您消消气。老爸说得对,金钱、场面换不来真爱,我听老爸的。”

在村支书的坚持下,两家人开始了忙活,虽说不大摆酒席,但结婚该有的习俗流程缺一不可。老林面上不说,但眼底的笑宣告着他即将嫁女的喜悦。

临近婚礼的几天,正值梅雨季节,雨“哗哗”连续下了好几天,河道的水漫过了两岸,农田的玉米浸泡在过膝的水中,村民们天天趟水出门查看情况,大都束手无策,只能祈祷老天歇一歇不要再下了。老林心系村民,哪里有难处,哪里就有他洪亮的话语,哪里有危险,哪里就有他坚毅的身影。

“村支书,田里的水排不出去,种的东西可怎么办啊!”焦头烂额的村民边说边抹着眼泪。

“老太太,不要急,肯定有办法解决的。”村支书拍拍老太太的肩膀安慰道。

当天下午的村会议上,他们分析了情况:“田里有排水沟渠,理应能排出水,但和排水沟渠相连的河也涨满了水,水才无处可去。”“村里这条河是流入运河的,我们要去交汇处看看。”刚说完,老林穿着雨靴带着几个村干部去了。

来到两河交汇处,他们看到因为河岸边堆放着建筑垃圾,原本宽阔的连接口顿时变窄了,河水急速地汇入运河,可是比不过强降雨的速度。

查明了原因,老林他们一回去便向镇里汇报了情况,镇里很快拨款下来进行河道扩宽改造。老林作为村支书,需要全程监察工程。

“婚礼改期?”方梅难以置信地看着老林,“俩家人准备了差不多了,我这请柬都送出去了。监察工程别人也可以做呀。”

“现在村民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中,强降雨一直不停歇,农田被淹,连住房都受损严重,我哪有心思办丫头的婚礼。扩河工程关系到整个村子的安全与财产问题,一定得不折不扣地完成,以后再遇到强降雨,大家就不用受这罪。上级派我监察,这就是我的职责,怎么能让别人去监看?小夫妻俩都是明白事理的人,他们会理解、支持我的。”

方梅平日是个热心肠的人,看到村民们手足无措的样子,也逮着空去帮了不少忙。“我明白你心中的想法,就是已经准备了一个月的婚礼突然改期,怕别人闲话。”

“解决了村民的燃眉之急,不怕别人闲话。再说我们村的人你还不熟悉,个个都那么朴实、善良,他们不会这么做的。”

“那我打电话跟丫头说一下,再看看她的意思。”

她刚拿起电话,老林的手机响了。

“是亲家。”老林看着来电提醒说道。

方梅心里一紧,这时候打电话来商量婚礼的事宜可怎么回复?忙凑上前去听。

“老林啊,这通电话打得我心里真是忐忑不安,有件事想和你们商量商量,听着莫生气啊。”电话里亲家公的语气有些犹豫。

“没事,您直说!”

“最近梅雨季节,一直强降雨天气,邻县因为塌方掩埋了不少人,现在急需救援人员过去。孩子是个退伍兵人,我们打算让他前去支援。”

“女婿危难时刻显身手,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呀!”耳边的方梅也不住地点头。

“孩子去做他应该做的事情,就是不知道那边情况怎么样了,归期不定,所以难于向你们开口的是俩孩子的婚礼能不能改期,往后延一延?”

老夫妻俩欢喜地对视了一眼,亲家公竟然和他们说到同一件事上去了。

“老李,不瞒你说,就刚刚我还愁着村里的雨水排不出去,这阵子要监察扩河工程,也想着孩子的婚礼改期。”

老李爽朗的笑声从话筒里传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咱们想法相同,真是缘分。那我们再和小夫妻俩谈谈,看看他们的想法。”

“好嘞,相信他们也是理解赞同的。”老林笑着挂了电话。

此刻的老夫妻俩一脸的轻松愉悦,心中的担忧终于烟消云散,方梅立即拨通了女儿的电话。 (葛琳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