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一线手记

一“加”一“减”做信访

发布日期:2018-05-15信息来源:扬州市纪委监委字号:[ ]

  去年8月的一天,上班时间刚到,传达室就打来电话,是大院门口拉横幅的那拨人要到纪委来反映问题。不一会,接待室来了两个青年,高个子的脖子挂着粗金链,矮胖的穿着病号服。

  “项链男”的嗓门大的很,“X处长违法,你们纪委管不管,我兄弟被他骗了几十万,命还差点没了,今天必须给个说法,不然我们继续堵门去。”

  高分贝惊动了四周,室领导考虑我是新手,安排李科长带着我一起接访。有这位信访老同志在一旁,我对处理好这起不多见的信访多了几分底气。

  李科长示意我先倒茶,和气地讲:“天这么热,心急就更热了,先歇一会,声音也可以低点,有理不在声高,有话慢慢谈。”

  “你们不急,我们可急得很。”“项链男”还是放低了音量,指着“病号服”手上的一沓病历说,“X处长黑心卖的假药,可把我兄弟坑惨了。”

  我接过话头,“假药问题应向药监局反映,如果是干部违规从事经营活动,则是纪委该管的。再说我们还没弄清是何事,先别急,把事情经过说来听听。”

  “项链男”又扯起了嗓门,“我们反映过,没有用,你们就是官官相护。”

  李科长安慰着,“你们能来,就说明对纪委是信任的,得把事情经过先说清楚,我们记录下来,在职责范围内我们能帮的肯定帮啊。”我一边宣传纪检信访规定,一边也在劝着他们。

  就这样,“项链男”、“病号服”两人一句句地说开了,过了半个多小时,我们弄清了事情原委,“病号服”从X处长的妻子手中买了上万元保健品,身体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恶化,现在住院治疗。“病号服”和家人多次讨要说法,X处长妻子愿意适当补偿,X处长也出面协调过,但双方未能就金额达成一致,便有了今天的上访。

  李科长思考了一会说,“你们讲医院说病因是保健品造成的,但医院不可能为此给你们出份证明吧?”“还有,刚才你们讲前期找过权威机构鉴定了,也不能证明是保健品的问题,是不是?”

  两人点点头,“项链男”说“我们就是苦于没有证据,不然早就和他们没完了。不过今天我们来就是讨说法,不谈钱,你们让X处长保证我兄弟身体没事就行。”

  “这可是赌气的话了。”李科长笑着摇摇头,“事情最终总要去解决,身体生病还得找医院治,这件事情解决我认为有两条,一是到法院,但你们也讲没有证据,不太可行;还有就是双方协商,既然X处长夫妻都愿意协商解决,不如双方都拿出诚意,把事情早些了掉不是更好。”

  两人面面相觑,沉默了一会。“项链男”又开口了“你们说假药与X处长没关,我能接受,那X处长家里有巨额财产,与收入不符问题,这总该是纪委管的吧。”

  “如有党员干部违纪问题我们会认真对待,我们按程序转相关部门调查,在规定期限内会给你们答复。”我指着墙上公示的受理规定。李科长补充着讲,“举报肯定欢迎,但希望提供的是真凭实据,如果是凭想象举报,不仅难以核实,对事情的解决,没一点帮助啊,你们考虑过没?”

  “病号服”赶紧摆手制止了“项链男”,“我们来是要解决问题,不举报他。”

  李科长见火候差不多了,“反映问题肯定欢迎,但拉横幅上访肯定不对,我们会把今天的情况报告给领导,你们双方也得坐下来好好协商,那才是解决这件事情的正途。再说,如果X处长真有违纪问题,纪委大门永远是敞开的。”两人愣了一会,道了声谢便离开了。

  两人刚来时都是火气冲天,见他们带着满意离开了接待室,我不禁对李科长竖起了大拇指,半开玩笑说:“就是有点可惜了,还以为是起有价值的线索了。”

  “这类纠纷如果以范围外为由推走,只能激化矛盾,如要受理转办,也没有价值,只会是浪费办案资源,我们要往着有利于问题解决的方向去劝导。”李科长合上本子,对着我讲。“接访工作看起来没有直接的成果,但绝不是做无用功,对群众来说,增加了对纪检工作的了解和信任,对社会而言,钝化了一起可能被放大的矛盾。这一‘加’一‘减’,都是纪检信访岗位的职责所在,使命所系。”

  我不禁点点头,信访岗位直接面向群众,接访人员一言一行在群众眼里都代表着纪检监察机关的形象,我从事信访工作还不久,今后的我需要用心体会,用心去做,才能更好的践行“党的忠诚卫士、群众的贴心人”誓言。(刘晓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