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清风故事汇

父亲的骄傲与遗憾

发布日期:2018-06-13信息来源:连云港市纪委市监委字号:[ ]

父亲退休好久了,他的心态也从一开始不用再上班的兴奋到逐渐平静,再到后来些许失落,现在终于又恢复了平静。

我问父亲,工作了34年,哪件事最让你骄傲、哪件事最让你遗憾?父亲想了想,告诉我那是同一件事。

那时候父亲刚工作,银行还是未企业改制,父亲所在的部门叫建承科,负责建设工程项目的预算、造价。与工程承建方、财政部门经常打交道,因为建承科报出的价格直接影响承建方的收入和政府财政支出,所以自然有很多企业老板私底下找父亲“沟通”。

有一次,一个企业老板竟然在上班时间来找父亲,说是来谈工作,可是却给父亲送来了一个沉甸甸的信封,父亲说什么也不接受,可老板就是不收回去,父亲急了,他找出这个企业递交到父亲这里的材料,威胁老板说,“你不把东西拿走,我就把你们的材料撕了!”老板以为父亲在开玩笑,依旧不肯收回去,父亲说当时真的是气不打一处来,当着老板的面,他把那些文件撕得粉碎。

老板呆住了,半天没说出话,原本的笑脸也慢慢变僵,过了好一会,他收拾起地上的碎片,连同那个信封,灰溜溜地离开了,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出现在父亲的办公室。

父亲说他那时候年轻,不懂得很多为人处世的道理,刚刚走上工作岗位的时候,面对这些巴结、诱惑难免动心,可是爷爷总是及时地向他泼凉水:“简淡根真性,清廉律薄夫。你要不是身在这个岗位,人家连你是谁都不晓得,又怎么会来找你?”爷爷是读私塾的,骨子里那份傲气和清高让让父亲耳濡目染,父亲工作的最初几年,爷爷时常给父亲念这样的“紧箍咒”,他让父亲明白,这些老板敬重的不是他个人,而是他手中的权力,如果因为蝇头小利做了不该做的事,那早晚有一天,这个岗位不会再属于你,等着你的只能是别人的唾弃和不齿。

“年少轻狂啊,真的是年少轻狂。”父亲还沉浸在场景之中,“那遗憾在哪呢?”

“当时处理事情的方式欠妥了。没有考虑到别人的感受,因为这件事,那个老板在外面可没少埋汰我。”

“那您后悔吗?”

“这个倒没有,这是最清楚的原则,怎么会后悔,只是如果那个时候像现在一样有廉政账户就好了!”

听了父亲的故事,我从他闪光的眼睛里看到他对年轻时光的向往,还有一种自豪,对自己坚守住原则,不妥协、不动摇的坚定所骄傲,至于父亲所说的遗憾,固然有,但是如果因为这个遗憾失守了底线,我想父亲是断然不愿的。

父亲对我从事纪检工作十分骄傲,但是他总会教育我一定要比普通党员行得更正、做得更好,我开玩笑地说,“没想到您这‘圈外人士’也了解我们‘打铁必须自身硬’的要求呀!”父亲笑笑,“我不知道你们的要求,我只希望你以后老了、退休了,也能像我一样,能向孩子讲述‘你的骄傲’。”恍惚中,我有种时空交错的感觉,好像看到了爷爷在要求年轻的父亲遵守底线的场景。(龙淑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