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清风故事汇

“贤”内助返乡记

发布日期:2018-08-10信息来源:连云港市纪委市监委字号:[ ]

自从丈夫当上局长,周大姐也成了“红人”,不仅当上小区广场舞队队长,还刚在丈夫单位举办的家风分享会中作了慷慨激昂的表态发言。

下午,一阵子急促的电话铃声中断了周大姐的午休,电话是父亲打来的,让她抽空回家,周大姐问出啥事了,父亲说了两个字“治病“就把电话挂了。

想想最近东忙西忙的,快近三个月没回娘家看看了,晚上周大姐和丈夫简单说了几句,又嘱咐正在读高二的儿子在家好好听话。第二天一早,便开着自己那辆刚买的小车回乡探亲去了。

临近中午周大姐到了家,刚下车一阵热浪便铺面而来,和车内凉爽的空间形成强烈的对比,远处一个头顶草帽,手拿农具的老汉朝这边走来。

“爹,这大热天,你咋还下地咧,身体咋了?”

父亲用毛巾擦了一把汗,道:“我和你母亲身体好着呢,刚才在村头,你几个高中同学知道你回来,让你中午到村头饭馆聚聚,你收拾一下就去吧。”看到父母没啥事情,周大姐稍稍松了口气。

午餐在一阵欢笑中很快过去,周大姐争着要结账,刚打开自己的名牌手袋,周大姐才意识到自己出门忘了带钱,丈夫当上局长后,请周大姐吃饭的人也多了起来,也从来不需要她结账,为此丈夫说过她很多次。可这一次,这个“习惯性动作”让她不免尴尬了,好在都是老同学,其他人见状立马付了饭钱,周大姐客气了两句,心里还是有些不自在。

回到家里,小院里已经来了好多人,亲朋好友听说周大姐回来,都来串门。邻居都说周大姐越来越洋气了,周大姐一听这些话,顿时来了精神。

“最近你和小许子帮村里申请修村北那条路了?”父亲突然地问。

“村北那条破路坑坑洼洼的,有关部门本来就计划重新铺设,上次村里人到我们家让我和老许说说,老许请人打听过了,人家回复说麦收后就要开工了,我们也就是帮着打听,没帮上忙。”话虽这么说,言语间周大姐还是有些许自豪。

“还是许大哥厉害,说话管用。“邻居小金子说。

“这都是周姐的功劳,周姐在家下啥指令,许大哥在外就肯定执行。“张家媳妇说道。

本来没帮上什么忙,可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辞让周大姐心里很受用。

“不管帮没帮上村里忙,你收乡亲们礼干什么?”父亲冷不丁的一句话,顿时让周围雅雀无声,周大姐更是羞的满脸通红。

“当时···当时乡亲们来找我,还带了些土特产,我见也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就收下了。”周大姐越说声音越小,环顾四周,邻居们不是低头不语就是找借口离开了。周大姐算是明白父亲“治病“的意思了,父亲是要治她的”病“。

回去时,父亲语重心长的和她说了一番话,更让她时常提醒丈夫小许子,意思大致是:你夫妻俩都是农村娃,能有现在的日子都是靠努力一步步干出来的,可现在日子好过了,你们却开始不珍惜之前的努力了,这就是老辈人常说的好日子糟践着糊涂过。平日里,这礼物再小也不能收,爹读的书没你们多,做人的道理可是懂一点就能遵守一点,坏事就是从一点点开始做起的,等你觉得收的礼”大“了,也就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收礼这事从来就没有有了第一次没有第二次的!

周大姐重重的向父亲点了头,回去的路上,风从窗外吹进车内,周大姐觉得自己清醒了许多。(厉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