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一线手记

“烦人”的父亲

发布日期:2018-08-07信息来源:涟水县纪委县监委字号:[ ]

父亲是农民,没读多少书,但对我从小到大的叮嘱却影响着我的成长和发展。

70年代末,农村孩子的娱乐项目非常少。要不就是用破衣服撕成条状,拧成鞭子打陀螺;要不就用铁钩推着铁环满地跑,经常玩到天色暗下去,父母拧着耳朵,才非常不情愿的跟着回家。

小伙伴大明的父亲在粮站工作,他家“好东西”特别多,只有大明偶尔“开恩”,我才有接触玩具的机会。眼睛盯着玩具那种“不离不弃”的“丑态”,总让叫我回家的父亲有几分尴尬。每次,父亲总是一脸严肃地叮嘱:“玩具再好玩,未经人家同意,千万不能拿走啊!年幼的我,似懂非懂父亲的意思,只知道父亲叮嘱不能做的事就不做。

1994年9月,我离家去扬州上大学的前一天晚上,父亲叮嘱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人穷不能志短,到学校没钱就写信回家,不要占别人的小便宜。”

我上大学二年级时,同村的发小因在学校偷电脑被判刑的消息传到老家,父亲又专门打电话告诫我,不能贪不义之财。

父亲喜欢戴手表,我便给他购一只纯进口的“西铁城”手表。父亲收到邮包后,吓得连夜乘车赶到扬州,满脸惊恐地问我:“买手表的300多元哪里来的?怎么会有那么多钱?”当得知钱是我送“三株王”宣传报纸赚的,他才长长地叹了口气,说:“儿子,你吓死我了,300多元可不是小钱啊!”父亲对我说的话还是不太放心,又悄悄地求证一下室友,才安心地返回老家。

2015年,我准备在市区购一套60余万元的商品房。我高兴地将消息告诉父亲时,他却在电话里大声责问:“县城的15万元房贷刚刚还完,你哪来的钱去市里购房?”

我如实“交待”:首付只要12万元,借亲戚10万元,还差2万元,自己工资本上有15000元,用于交契税和维修基金。父亲搞清楚钱的来源后,主动拿出了2万元给我,说:“等到房子装修时,我再给你们2万元,千万不能贪污受贿啊!”接着,又将同村的张文天在市工商银行工作收人家送的钱被纪委审查坐牢,其父亲在村里如何抬不起头来等话,像复读机一样重复了多次。

父亲慢慢变老了,记忆力有所减退,可对我的教育和叮嘱一点也不放松。每次回家,他最喜欢和我讨论全国反腐败工作。

有一次,他神秘地问:“听说中央一个叫周什么的大干部被纪委查处了?”我告诉父亲:“是原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新闻联播都报道了。”他一拍脑袋大笑说:“对……,年纪大了,头脑不听使唤了”。于是,再次启动复读模式,叮嘱我永远不能收人家送的钱,否则,他们在老家也抬不起头啊。接着,又对我妻子说:“我们不常在身边,你可要看紧他,不能让他犯错误。”没等妻子开口,读小学五年级的儿子抢着说:“爷爷,我来帮你看住爸爸……”

父亲开怀大笑,“我们祖孙三代共同做你爸爸的‘纪委书记’,一起监督他,看住他,他可不能出任何问题,我们家里的顶梁柱不能倒!”

望着满脸皱纹的父亲,深感子女的平平安安才是父母最大的幸福。

我是在父亲的严管和叮嘱下成长、成熟的,对于他的叮嘱,耳朵里都听出了厚厚的“老茧”,但作为一名纪检监察干部,我庆幸有这样一位“烦人”的父亲,是他时刻警醒我不能贪恋不义之财,让我能够抵挡得住种种诱惑。(庄恒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