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清风故事汇

一箱烂了的葡萄

发布日期:2019-01-29信息来源:浦口区纪委区监委字号:[ ]

屋里只亮着一张落地台灯,光线柔柔的,电视也没开,袁老师正在和他的爱人老付密谋一件事情。其实他俩大可以敞开嗓门说亮话,孩子们出去工作了,开着空调,门窗严严实实地关着,不用担心隔墙外有耳。可是他俩就是放不开,鬼鬼祟祟地嘀咕着。

“你说我要不要把自己的想法再强调一下?”袁老师的想法其实很简单:因为身体欠佳,他想辞去班主任工作。可是,连续好几年了,她屡辞不退,校长还夸她经验丰富,不带班主任可惜了。袁老师认为这是给她戴高帽子哄着她干活呢。

“不要,千万不要。你们莫校十分清楚你的诉求,看到你的东西,他什么都明白了。”男人看待问题到底要透彻一些,老付提醒妻子,“要送就快,现在正好是开学前期,你这枚糖衣炮弹打得正是时候。”

第二天,擦着黄昏的黑边,两人偷偷摸摸地将一箱包装结实的进口葡萄送进了校长的家里。莫校外出巡学去了,袁老师只好对他的爱人千叮咛万嘱咐:“非常好吃的进口葡萄,你们一定要留着自己吃,最好是把它们拾掇成一串一串的小包装,然后放进保鲜柜里。”

莫校的爱人,自是万般推脱,不肯收下。

老付碰了碰袁老师,说着客套话,拽着她的爱人走了。“再说,就露陷了。”出了单元门,老付斥责着。

“我不是担心她送人嘛,好几千块钱呢!”袁老师有她的想法。

“你就等着吧,只要东西收下了,一切就迎刃而解了。”老付将定心丸递到了妻子嘴边。

说着就开学了,有那么小半天,袁老师心里忐忑不安,煞是煎熬,但很快她就知道自己真的不再担任班主任工作了。太神奇了!袁老师的心里涌起一阵从未有过的感觉,这是她工作以来或者说是她有生以来干的第一件暗事,虽然这几千元算不不上贿赂,可还真是见效得很呢。袁老师心里舒坦了许多,可不知道为什么,在看到莫校的时候,她的眼神竟有些躲闪。躲什么呢?难道是怕眼神里泄漏出不该泄露的神气?

出师顺利,首战告捷。当晚,老付夫妻俩小小地庆祝了一下,袁老师说她的心里一下子觉得轻松了许多。

第二天晚上,已经八点多钟了,袁老师突然接到了莫校的电话。手忙脚乱,不知会是什么事情,老付说:“你赶紧接啊,听话应话吧。”

电话接通了:“袁老师吗?你送的那箱葡萄不便带到学校还给你,我昨天就把它放在家具店里了,忙得忘记告诉你了。你明天路过时,记得从那里拿一下吧。”

袁老师懵了,不知道如何应对,只是一个劲儿地叨咕:“你这是干嘛呀!你这是干嘛呀!”

本想挂断电话的莫校听她这么一问,干脆又来了几句:“我说袁老师啊,你也算是一位过得硬的老教师了,怎么能干出这种事呢?你辞退班主任的事,我们一直装在心里,今年进的新教师多,我们不是就把你换下来了吗?以后可不能再做这种糊涂事了。”

袁老师羞愧难当。只能“哦哦”地应答着,她担心莫校隔着电话线都能听出她的尴尬来。

马不停蹄,老付立马骑车去把那箱进口葡萄搬了回来。他经手的他能看得出来,包装动都没动。夫妻俩拿来剪刀,一道一道撕去胶带,一串一串拾去已经有点溃烂的葡萄,终于取出了那部最新款的“苹果”手机。还好,完好无损,幸亏当时在盒子外面裹了一层塑料袋。

一切又恢复了正常。再遇到莫校时,袁老师的眼神不再躲闪了,她满面笑容的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羞涩,然后清脆地打一声招呼:“莫校,你忙着那。”(张圣香 湛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