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案鉴库

昔日“好法官” 堕为阶下囚

发布日期:2019-10-23信息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字号:[ ]

“以前是我站在法庭上审理案件,现在我即将面对法庭的审判,真是百般滋味涌上心头……”说这句话时,本应坚守法律底线、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孙世芳已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孙世芳,山西省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原党组副书记、副院长。“父母给我起名叫做世芳,就是希望我通过自己的努力有一番作为,能够青史留名、流芳百世。”孙世芳说。但如今,他却与父母的期待背道而驰,“走到了恶名远扬这一步”。

今年春节前,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孙世芳被立案审查调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

“六项纪律项项违反,涉及金额巨大、问题严重、性质恶劣,且其违纪违法行为大多发生在党的十八大之后,是典型的不收敛、不收手,执法犯法、以案谋私。”运城市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介绍说,今年5月,孙世芳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1987年,26岁的孙世芳从部队转业至万荣县人民法院,历任副庭长、庭长、副院长。1998年起,先后任绛县、临猗县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

“在当时,他可谓是运城最年轻的县级法院院长之一。”审查调查人员介绍说,那时候孙世芳在当地法院系统和干部群众中有着良好的口碑。一个同事、群众口中的“好法官”缘何沦落至此?

贪欲滋生,他以案谋私视法律如儿戏

孙世芳自己回忆,他的蜕变始于2006年。那一年,他的父亲去世了。

“以前,每次回到家,老父亲总是念叨个不停,‘不敢胡来,那么多人都看着呢’。当时对老父亲的话,只是这个耳进那个耳出,没有入脑入心,但也起到了一定警示作用。”孙世芳在忏悔书中写道。

后来,耳边的“警钟”不响了,加上自己的工作取得了一些成绩,2011年又调任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成员、副院长,孙世芳越来越飘飘然了。

“自认为威望有了,人也熟了,单位也理顺了,思想上就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当他看着身边的“朋友”在自己的帮助下获得了利益,私心贪欲逐渐滋生膨胀,从吃吃喝喝,到不上班打麻将,再到违法犯罪……

“所以后来,无论是立案、审判,还是执行,只要别人找过来,不管合不合法、能不能办,只要送钱我就都收着。”孙世芳说。

就这样,案子俨然成了他谋取私利的媒介。

2013年,某公司向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另一公司800余万元欠款逾期不还。孙世芳接受原告请托后,全程干预司法。“立案阶段,他要求立案庭将该案分到他名下,亲自担任审判长;审理阶段,授意合议庭违规采取诉讼保全措施,冻结被告公司资金;判决和执行阶段,要求‘加快进度’。”审查调查人员介绍说,此案结案后,孙世芳心安理得收下委托人数十万元感谢费。

2011年至2013年,孙世芳在办理一起涉案标的1000余万元的经济纠纷案件时,左右逢源,先后收取原告、被告数十万元好处费。

在另一起经济诉讼案中,孙世芳在原告已追回本金、准备放弃利息的情况下,主动提出“你来申请、我来执行,利息要回来兄弟们一起花”。最终执行回的利息,孙世芳堂而皇之拿走一大半。

……

“吃相”如此难看的孙世芳在接受审查调查时反省道:“共产主义理想被我抛到脑后,‘四个意识’一个都没有树起来,‘四个自信’一个都不坚定,回报组织、回报人民的初衷逐渐被疯狂追求物质财富所取代。”

用钱生钱,他以权谋私却自认为生财有“道”

随着职务不断晋升,“朋友”越来越多,吃喝应酬也越来越多,觉得自己“无所不能”的孙世芳,权力观、价值观更加扭曲。

“面对收受的赃款,我不但没有胆战心惊,反而觉得不满足,希望获得更多的财富,想方设法用钱生钱。”孙世芳说。

2011年至2016年间,孙世芳通过某房地产公司负责人蔡某,先后8次把钱借给他人,获利百余万元;2015年,孙世芳出资数百万元,以他人名义在当地某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入股,获取红利;2013年至2015年,又在某房地产公司入股数百万元,并筹集借款,大肆从事营利活动……

一次,某公司因欠孙世芳借款,将某县一块约20亩的土地抵给孙世芳。怎样把这20亩地变现?恰巧该县一家公司向市中院起诉某钢铁集团借款逾期未还,找孙世芳帮忙。孙世芳立即表示可以帮其讨回1500万元欠款,但前提是必须用其中1400万元购买自己那20亩土地。该公司无奈同意,在收回欠款后将1400万元打入孙世芳指定的银行账户。经鉴定,这块土地当年的市场价格只有700余万元。

“看起来似乎都取之有道,是他辛苦‘挣’来的。但实际上还是靠头顶的‘官帽’、手中的公权。”审查调查人员介绍说,从吃吃喝喝、收受礼品礼金,到通过案件收受好处费,再到“用钱生钱”,孙世芳彻底沦为金钱的奴隶。

心存侥幸,组织多次提醒他仍执迷不悟

纸终究包不住火。2016年,群众举报孙世芳有多处房产、枉法裁判、收受贿赂等问题。当年5月和10月,运城市纪委先后两次就群众举报问题,分别对孙世芳进行谈话函询、初核。

“我没有向组织讲真话,没有认真交代自己的问题,而是编造谎言,用虚假的东西应对组织。”孙世芳坦言,那时,他执迷不悟,使尽浑身解数弄虚作假、对抗审查、蒙混过关。

2018年7月,运城市纪委监委就孙世芳随意拘留上访群众问题对其进行提醒谈话,他又极力撇清关系、故意隐瞒事实。

2018年11月,运城市纪委监委对孙世芳有关问题展开核查,他不仅继续向组织作虚假说明,还与相关人员“统一口径”,殊不知自己一次又一次失去了组织给的机会。

孙世芳也曾惶恐不安。但是,他没有选择相信组织、主动交代、减轻罪责,而是“病急乱投医”,求起了“鬼神”。

“他身上藏着所谓的‘护身符’驱邪避祸。更为荒唐的是,他听信风水先生的指点,将办公室电话号码和门牌号与下属互换,想换一换‘运气’。”有关审查调查人员介绍。

然而,一切均是徒劳。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惩处。(苏黎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