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一线手记

蹊跷的法律顾问费

发布日期:2019-10-30信息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字号:[ ]

  “组长,请看一下这份法律顾问合同,还有这张入账票据。”我将一本财务凭证递给了巡察组组长老赵。

  “有问题吗?”

  “据我侧面了解其他街道也有法律顾问,一般为辖区村居(社区)一并提供服务,若每家都单独聘请,财务成本也太高了,是不是资金浪费呢?”我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你先记下来,复印凭证材料,一会儿找村干部核实一下。”老赵认同了我的观点。

巡察组对问题线索深挖细查

  “你们村有没有聘请法律顾问?”老赵向村主任熊某问道。

  “一直都有,目前这位是2014年元月聘用的,2017年期满后,我们又续签了3年。”熊某不假思索地回答。

  “那你们村所在的街道聘请法律顾问了吗?”

  “这个,我不是很清楚。”熊某说。

  “聘请法律顾问,两委班子有没有会办研究?”老赵紧接着问。

  “会议记录、合同都附在发票后面,账上可以查到,聘用的事,还得详细问村支部书记老许。”

  熊某这么一说,老赵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小陆,你和姚伟去找其他村干部再了解一下。”熊某离开后,老赵对我说。

  “律师正常一两个月来一次,不过村里遇到法律纠纷的事情,会请他来。”村干部蔡某介绍。

  之后,我和姚伟又向村里其他村干部进行了解,情形差不多。

  其他人都这么说,我们打消了他们村可能存在虚假列支的疑虑。

  “组长,是不是我误会了?”我说。

  “熊某不是说聘用的事情要问村书记嘛,这里面可能会有文章。”老赵鼓励我说。

  “你再去村办公室调取一下原始的会议记录。”老赵补充道。

  “麻烦你提供一下村聘用法律顾问的会办记录。”

  “这就是当时的会办记录。”村办公室主任王某翻开了一本会议记录本说道。

  “你们所在街道没有法律顾问吗?

  “有。”

  “那你们村为何还单独聘用?”我继续试探性地问道。

  “这个我不好说,你还是问一下我们村支部书记吧。”王某的回答和村主任熊某如出一辙。

  我和姚伟又向该村所在街道了解到街道聘有专职法律顾问,且对所辖村居提供法律服务的情况。

  经过巡察组研判,大家一致认为需要找村书记许某核实。

  “许书记,你们村为何单独聘用法律顾问,这不是增加财务支出吗?”老赵单刀直入。

  “我们村涉及老旧小区改造,比其他村情况复杂,所以才单独聘用法律顾问。”许某很坚定地说道。

  “法律顾问有没有走公开聘用程序?”

  “这倒没有,但经我们两委班子开会研究通过的。”许某的回答略显底气不足。

  “既然没有,那人选是如何确定的,希望你能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对待这次谈话。”老赵坚定而严肃地说。

  “我外甥学的是法学专业,又有律师从业资格,我想聘谁都是聘,所以就聘请我外甥作为村里的法律顾问。”过了许久,许某才把整个事情的经过交代清楚。

  至此,蹊跷的法律顾问费终于真相大白。

  “现在想想,这件事还是我心存私心,名义上说会办,其实也就是走个形式,大家心里都有数,真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谈话结束时许某后悔不已,并作了深刻的检查。

  最终,许某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相关问题也得到了整改。(江苏省盐南高新区纪工委 陆文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