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修身齐家录

弊绝风清 为国选才
——林则徐任考试官的故事

发布日期:2019-08-07信息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字号:[ ]

  一代名臣林则徐十分重视人才培养和选拔,其在担任考试官时,对当时科举制度的公正运行产生了积极影响。林则徐曾任会试同考官,并任过江西、云南乡试考官。嘉庆二十一年(1816年),林则徐出任江西乡试副考官时,他的父亲林宾日曾叮嘱他:“自以为踬于场屋,倍知科名之难,屡谕衡文当慎之又慎。”科举出身的他明白每个学子十年寒窗苦读的不易,因此从出题一直到阅卷的每一个环节他都认真细致,杜绝舞弊。发榜之后,“访询舆论,均谓此次所录,清贫绩学者甚多,谓之清榜。”

  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林则徐出京前往云南任乡试正考官,为了避开各地官绅士林的奉迎,林则徐选择走滇黔古道,一路上他将所见所闻以诗歌的形式记录下来,之后编成了《使滇小草》,除了应酬、题咏之作,也不乏对所经之地风土人情的记载。《驿马行》一诗便收录于《使滇小草》手稿之中,全诗188字,林则徐在停靠驿站休息时,由驿马联想到了官场实情,遂写下此诗:

  有马有马官所司,绊之欲动不忍骑。骨立皮干死灰色,那得控纵施鞭箠。生初岂乏飒爽姿,可怜邮传长奔驰。昨日甫从异县至,至今不得辞缰辔。曾被朝廷豢养恩,筋力虽惫奚敢言!所嗟饥肠辘轳转,只有血泪相和吞。侧闻驾曹重考牧,帑给刍钱廪供菽。可怜虚耗大官粮,尽饱闲人圉人腹。况复马草民所输,征草不已草价俱。厩间糟空食有几?徒以微畜勤县符。吁嗟乎!官道天寒啮霜雪,昔日兰筋今日裂。临风也拟一悲嘶,生命不齐向谁说?君不见,太行神骥盐车驱,立仗无声三品刍!

  《驿马行》一诗中写道驿马“生初”皆是“飒爽姿”,却遭受无情鞭箠,终日“邮传长奔驰”,但它们仍感念朝廷的养育之恩,饿得饥肠辘辘、筋疲力尽也没有怨言,默默将血泪肚中吞,最终个个“骨立皮干死灰色”。而朝廷拨得的官粮却遭到克扣,通通进了贪官污吏的腹中。诗的最后,林则徐以强烈的对比将当时官场腐败、用人不当、人才受摧的情况刻画入微,太行山上的良驹流汗流血拉着盐车,而驽马却侧身列于朝廷仪仗享受着“三品刍”(高档饲料)。林则徐借着驿马来表达他的愤慨,鞭挞了当时的用人制度,也抒发了他珍惜人才、改革吏治的决心。

  二十年后,龚自珍发出“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亦是出于同样的忧心。

  科举制度在中国历史上绵延一千三百年之久,对中国古代产生过积极的历史作用,由于全社会对于功名的崇拜,历朝历代都发生了不少科场弊案,清代也不例外。

  林则徐作为考试官,将“弊绝风清”的作风贯彻到科举考试的每一个环节中,“无一事不尽心,无一事无良法”,力求做到公平公正,选拔清贫绩学的“真才”,由此也对豪门权贵垄断仕途产生了冲击。

  林则徐担任江苏巡抚期间,三次任江南乡试监临官,对科举的弊端进行了系统整顿。林则徐选择刚正不阿、有真才实学的官员作为考官,让他们成为保障闱场廉洁清明的重要力量;制定严格的阅卷章程,避免同考官因任务繁重而造成评卷不公、争夺荐卷先机等情况;清肃考场徇私舞弊现象,发现作弊或雷同卷者撤闱后交由监临官查办;整顿考场秩序,改进考生入场方式,原先是一门入场,现为三门入场,解了入场学子的焦急之情,林则徐亲自在正门监督入场秩序,断了部分浑水摸鱼者的念头;加强闱场后勤,事无巨细,“场内则誊录对读,与夫粥饭水夫之类,无不躬自稽查,就号舍而亲尝之。”

  经过一番改革,江南考场秩序焕然一新,从考场纪律到帘官阅卷,各方面基本达到了林则徐的要求。道光十五年(1835年)八月,林则徐在奏折中报告,本次江南乡试,一共有一万四千三百余人入场考试,“虽值阴雨连朝,尚皆遵守场规,安静无弊。所有三场朱卷,臣在闱中督令弥封、誊录、对读各所官详慎经理,业已全数送入内帘。”

  考试制度的建立是为了保证选人的公平公正,排除任人唯亲、假公济私等弊端,这不仅关系到个人的前途命运,更关系到国家的人才选拔和长治久安。林则徐始终尽己之力为国选才,虽不是对科举制度的改革,但他为天下士子争取了公平竞争的机会,其弊绝风清的大愿足令后人动容。(陈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