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一线手记

蹊跷入账牵出硕鼠

发布日期:2020-04-01信息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字号:[ ]

“奇怪!村里这笔26万元入账来自凌某某账户,但据我们查证,凌某某近年来并不欠村里钱,他为何向村集体转入如此大额资金?”

不久前,我第一次被抽选参加村(居)延伸巡察,在一次例行汇报会上,查账组的同志汇报了这一情况,引起了大家重视。

随后,我们决定从外围入手,弄清该笔资金的来龙去脉。我们重点围绕该村出租资产资源、收取租金明细进行核查,对一份份合同、一份份收据逐一核对。经过3天工作,终于发现3家承租户和两家农户结欠村里资金26万余元。

为防止打草惊蛇,我们对上述人员分别进行谈话。然而,他们一致反映,多年来一直是定期足额上缴租金,并未有欠租情况,也未曾向村里借过钱。

至此,凌某某为何向村里转账这个结仍然没解开。于是,我们将目光放到凌某某的身份上,据了解,他是前任村会计凌卫华的弟弟。在和以上农户的谈话中,巡察组也了解到重要线索,他们中部分人的租金是以现金方式直接交给凌卫华的,并且提供了收据凭证。

问题很可能因凌卫华而起。巡察组将这一线索移交至区纪委监委核查。此后,问题线索分至我所在的纪检监察室。经查,2012年至2016年,凌卫华在担任村会计及到龄离职后继续指导新任村会计工作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以厂房租金、农户归还款不入账、虚列农户借款等方式,擅自将本村集体资金套出归个人使用,共计30余万元。

在分析研判凌卫华银行个人账户资金动向时,我们发现,还有两笔共3.8万元资金来自他人账户,到账后就被其陆续取现。经查实,这3.8万元也是村里的厂房租金。出于信任,企业负责人将厂房租金直接交给凌卫华个人,但是他未及时入村账,而是私自使用了。

通过大量的谈话、核查,我们发现该村村民向村里借钱用于异地新建房、购买“农保转城保”的现象比较普遍。因此,村里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即村里借款给村民使用,还款可用村民的拆迁补偿款冲抵。然而,凌卫华在其履行拆迁补偿款发放职责过程中,未进行冲抵,而是供自己使用。

私自挪用集体的钱,心里总是不安的。2017年,全区开展专项整治,要求对村级财务进行自查,凌卫华感到问题严重,便悄悄用弟弟凌某某的账户,将挪用的资金交回村账,企图瞒天过海。

集体资金挪用了,也还回来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铁证面前,凌卫华对自己的违纪违法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他在悔过书中写道:巡察动员会后就感到自己要出事,本以为将大部分钱以他人名义还了就能侥幸过关,但还是没逃过巡察人员的火眼金睛。

这一问题也反映出该村账目管理混乱问题。我们不局限于就案办案,还顺藤摸瓜发现了该村一系列违纪违法问题线索,并移交乡镇纪委处理。截至目前,共立案审查4人,移送司法机关1人,党内严重警告处分1人,党内警告处分2人。

为做实同级同类干部警示教育,我们查处的这个案例被编入《吴江区党员干部纪法教育口袋书》并摄制成警示教育片,规诫全区的村(社区)干部以案为鉴,强化村级财务管理。

(孙娇 作者单位:苏州市吴江区纪委监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