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首页 > 文化

胡琴声声

发布日期:2022-08-05信息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字号:[ ]

每当看到挂在卧室墙上的胡琴,我就会想起父亲。

我年幼时生活贫困,父亲为全家生计日夜奔波,但在他写满疲惫、刻着皱纹的脸上,却时常挂着一抹浅浅的笑。父亲喜欢在晚饭后搬一把竹椅到门口,面对着不远处的清清小溪,拉一会胡琴。当时的我并不懂优雅琴声中的蕴意,只是对简单的一把琴竟能发出如此多的声音感到好奇。

父亲年轻时走南闯北,算是比较早的“打工族”。与那时的“出门汉”相比,父亲的行囊中多了一样东西:胡琴。他不止一次面对别人不解甚至嘲弄的眼神,但一直泰然处之,并不回应。听母亲说,父亲在江西一处竹林里干活,因为有人弄脏了他的胡琴,几乎不太与人红脸的父亲,与人吵了一架,由于对方不但轻慢人而且轻慢琴,父亲还动了手。父亲年轻时,曾经是村里的民兵连长,身手还是可以的。只不过,这段轶事父亲再没提起过,只是有一次间接地说,练琴人打架不好,说明心还是不够静。像是反思,又像是对我们的教育。

生活的艰辛几乎伴随着我的整个童年,我悄然长大了,父亲却无声地老去。过日子,难免会遇到不如意的事。每当此时,母亲就会对闷坐的父亲轻声说:“去拉会琴吧。”我发现,父亲一旦融入琴声,眼睛就会透出亮光。当然,父亲在心情好的时候,也会拿出胡琴拉上一段。特别是在清凉的夏夜,在如水月光、满天星斗下,他忙完一天的农活,面对儿女期待的目光,端坐在竹椅上,把周围的人带进一段段或激越或平和的琴声中。这时,母亲也会悄悄地解下围裙,静静地站在一旁。这是全家人的幸福时光。

随着年岁增长,我慢慢品出父亲的琴声,如同他按弦拉弓的背影,流转着一种令人心动的东西,便油然生出一个念头:父亲的胡琴值得我长久地研读。于是,我趁父亲不在家的时候,就照猫画虎,把胡琴横竖拉上一番,声调自然是难以入耳的。为了这,母亲几次严肃地告诉我:“要学就好好学,不要去折腾琴。”

不久后的一天傍晚,父亲在拉完一段曲子后,第一次把我叫到跟前,开始教我拉琴。他说,要想拉好胡琴,先要有好的坐姿,要端直含蓄、目视前方,这样精神才能集中,一弓弓拉出来才有劲头。

我信心满满、劲头十足地开始学习。可我发现,第一关竟然是“坐功”。往往坐不到半小时,就腰酸背疼、臂指乏力,颈椎也莫名的难受。这时候,父亲总会准时出现,他说琴声负载着一个人的情感,是有生命力的,当你一倦怠,琴声就会干枯萧瑟,就没有那种美感了。然后,父亲给我从头到脚地调整姿势,还说任何一门手艺,要学到手都是不容易的,非要下苦功不可。从此,我再不敢有偷懒的念头。

大约过了半年,我的胡琴水平大有提高。有时,村里有个小活动,如果父亲不在,我也能临时“顶替”。在大伙的赞扬声中,年少的我,难免得意洋洋。有几次,我偷偷地问母亲,我的水平比父亲如何,她总是笑而不答。在走过那段琴艺突飞猛进的日子后,我走进了难以名状的痛苦中,进不了、退不甘。父亲告诉我,这又是一个关口,千万别停下,再上一个台阶或拐个弯就好了,会看到不一样的景色。我问,到那时算是高水平了吧,父亲淡淡地答道,“入门吧”!

“练琴,‘灵气’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熬得住’,火到猪头烂,功到甜味出。”在那段“拉锯战”中,我感到自己成熟了很多,隐隐觉得父亲的话里有拉琴以外的东西。在父亲的督导鼓励下,我逐渐走进了琴的世界。音乐能给人美的享受,更重要的是,音乐能够在孤独无依时陪伴人、慰藉人、滋养人。我想,这或许是胡琴伴随父亲走天涯的缘由吧。

那年冬季,传来部队征兵的消息,我决定走出家门,到军营接受锤炼。在离家前的那个晚上,父亲把珍藏多年的胡琴认认真真地擦拭、校音后,交给了我。他长久地轻抚着琴说,做人和拉琴是一个理,只有经过不断打磨,才会有成色,才会有好名声。读书不多的父亲,用“雁过留声,人过留名”这句话,勉励即将远行的儿子。

多年的军旅生涯,我到过不少地方,无论是在海岛上拿枪巡逻,还是在机关里握笔行文,无论是日常训练,还是重大军事演习,胡琴悠扬的琴声,一直伴我左右,陪我奋勇前行。

再后来,我脱下军装,转业到了纪检监察系统。那天,身姿已不再挺拔的父亲,与我竟夕长谈。他说,无论拿枪、拿剑、拿琴,都要品端行正、声调敞亮,做人如此,做事亦然。我说,我记住了,您讲的是“剑胆琴心”。父亲听完点了点头,感慨道,识字多挺好的,能够更好地表达内心深处的想法,要永远保持爱读书的好习惯。随后,父亲兴致颇高地听我拉琴,并考校指点一番。那次,我们在痛快地交流后,迎着微露的晨曦,酣畅地睡去。

如今,父亲的胡琴已多处斑驳、开裂,当孩子问我这老物件为何还留着时,我总是说,这是“传家宝”!脚下的路不断往前延伸,磕磕绊绊、起起伏伏总是难免,每当遇到挫折时,感到迷茫时,飘起得意时,我就会默默地看看胡琴,想起父亲说过的话。是的,一个人的生命因充满追求而美丽,因历经苦难而动人,因保持纯粹而沉静……父亲用他的一生教会我,如何拉好人生这把琴。(周麒松)